罗田县论坛网

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食疗

戴荣军(左二)以前的工作照。 受访者供图

太平洋建设集团创始人严介和(左)、戴荣军(右)合影。 受访者供图

原标题:对话江苏兴化辞职从商副市长戴荣军:当官或发财,想好了就行

澎湃新闻记者 蓝天彬

“不能搞官商勾兑,下海要光明正大——太平洋建设集团在兴化没有项目、在泰州没有项目……”

1月11日,江苏南京,戴荣军坐在澎湃新闻记者对面,谈起自己新的人生选择。

他身着白色衬衫、黑色西服,爽朗、语速快。边和记者聊天,边打电话、安排工作。

2015年下半年,江苏泰州市下属的兴化市副市长戴荣军辞职,出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太平洋公共地产董事局主席。

以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为核心产业的太平洋建设集团1995年由严介和创办,是“世界500强”。在“2015胡润百富榜”上,严介和、严昊父子以910亿元身家排名第六,为“江苏首富”。

太平洋“公共地产”,是根据政府需求,由政府授权,而买地以及规划、设计、投资、建设、监理、审计、拥有、经营、管理等由企业包干,政府“拎包入住”,定期向企业缴纳租金。

“做到副市长辞职的比较少见,可见他内心比较强大。”在朋友丁先生看来,戴荣军有魄力,“有些人说一件事,说了没下文,而他可以很快完成相关工作,不拖泥带水。”

“工作强势”、“廉洁自律”,是兴化市府办一位秘书眼中的前副市长。

前秘书举了两个例子:一是兴化的房屋征收收尾工作,戴荣军敢于“顶真碰硬”,依法公正地推进;二是逢年过节有人送过烟酒、购物卡,戴让秘书退掉。

忆起公务员生涯,41岁的戴荣军表示“无怨无悔”、“感恩感激”;如今投身新领域,则会“放下身段,从零开始”,好在“还年轻”。

给18年公务员生涯“打95分甚至更高”

澎湃新闻:可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?

戴荣军:我是兴化人,1975年9月出生。1997年从安徽淮南教育学院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回老家,从市委台办台胞接待站办事员做到副市长。

2015年8月,我口头提出辞职,9月1日提出书面申请。10月初,泰州市委常委会批准;12月30日,兴化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免去职务。

然后,我担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太平洋公共地产董事局主席。

澎湃新闻:做了18年公务员,为什么要辞职?

戴荣军:我好好想想。

有几点。一是,我22岁参加工作,是在台胞接待站当办事员。一开始,坐机关是很无聊的,每天就是接电话、看报纸、烧水,看不到什么希望。当时就想,再干几年、30岁左右就下海。我一直有下海的心。

但机缘巧合,组织的培养给了我一个个平台,当然也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,我被提拔为团市委副书记,之后当过乡长、镇委书记。又援藏3年,担任曲水县副县长。35岁当上兴化副市长。

这些年自己进步很快,想不到提升这么快,有点眼花缭乱。随着职位提升,辞职的念头也就无暇顾及。

直到一年多前,我想,别人是60岁退休,我为什么不能40岁“退休”,留给人生“无限遐想”?

二是,别人在做“加法”,我是做“减法”。从政的路很长,万一我无意中触犯党纪呢?

看到身边有能力的干部倒下去,觉得很惋惜、很痛心。

另外,我是专科毕业,中央党校研究生,学历的含金量不太高,这也是制约进步的因素、下海的原因之一。

澎湃新闻:还有什么事触动你离开?

戴荣军:2014年下半年,有几个老板在兴化搞房地产,他们以前在乡镇当过书记,辞职下海,而且搞得很成功,这对我有触动。

最近媒体报道官员下海的比较多,对我也有触动。

2011年援藏时,我曾带无锡尚德的老总施正荣到拉萨谈事。闲聊中,他想邀请我加盟。当时下海官员少,我也没考虑、没在意,一笑了之。

澎湃新闻:家人支持你辞职吗?

戴荣军:我老婆在机关工作,她支持我,鼓励我;上初中的儿子也很支持我。

我问儿子,爸爸当副市长,你有没有风光的感觉?他说,没有。

我又问,当副市长好还是当企业老总好?他说,企业老总好。

我在外面好像很风光,家人承受着光环背后的压力,反而如履薄冰,经常担心我、提醒我。

父母还是传统思维,不能理解,我也不怪他们,相信他们最终会理解。

澎湃新闻: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辞职?

戴荣军:很好!也有点遗憾,没能再为百姓做点事;但也不遗憾,下海也能做事。

工作这么多年,我相信自己的能力,对自己有信心。

(官员)辞职是很正常的事,官员可以下海当企业家,将来企业家也可以通过一些渠道当官。当官和发财是两条路,当官就别想发财,想发财就别当官。当官或发财,你想好了就行。

澎湃新闻:你认为现在有“官员辞职潮”吗?

戴荣军:没有。辞职官员相对来说微乎其微,体制内还是有很多好处、优势。人各有志吧,大部分人安于现状。温水煮青蛙,再过5年,我的创业热情也会消失,所以提早出来了。

我想,将来会有更多公务员下海——让部分政府人才回归社会,让有想法的干部走进市场,这也符合市场经济发展。

关键是厘清关系,不能搞官商勾兑、利益输送,否则就是违纪违法。对光明正大的下海要鼓励。太平洋建设集团在兴化没有项目、在泰州没有项目。严介和先生和我说,你是光明正大地下海。

澎湃新闻:你给自己的公务员生涯打几分?

戴荣军:这不是我能决定的,我感觉自己责任心、担当意识比较强,如果要打分,可以打95分甚至更高。

“个别公务员可以混日子,但在企业不能混日子”

澎湃新闻:辞去公职后,为什么选择太平洋建设集团?

戴荣军:我读过严介和先生的《新论语》,佩服他的智慧,也想拜访他。2014年下半年,经朋友介绍认识,谈得投缘,一拍即合。他说如有可能,欢迎我到太平洋建设集团。

2015年8月,严介和先生带着儿子严昊等10多人到我家做客,表达了邀请之意,让我感动。

我觉得严介和先生是有思想的企业家。我投奔的不是企业,是企业家。中国需要企业家精神,企业家精神比企业更永恒。

我到太平洋建设集团,更主要的是能学到新东西。

澎湃新闻:你觉得自己哪方面打动严介和?

戴荣军:严介和先生认为我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,经历丰富,是优秀的人,优秀的人到哪里都优秀。

澎湃新闻:从公务员到企业,你会怎么概括,怎么适应、转变?

戴荣军:公务员生涯,我无怨无悔,感恩感激。感谢组织培养,感谢党,感谢国家,任何时候爱党爱国之心不变。一个人离开了党、离开了国家,是很渺小的。我现在、将来都永远会是共产党员,对党的事业至死不渝。

对新岗位,我是放下身段,从零开始。好多事情是相通的。

澎湃新闻:你觉得公务员生涯中的哪些经验可以用到企业?

戴荣军:有几点。一是我的工作激情,无论从政还是经商,都要有工作激情。

二是责任心强,追求完美、高标准。

三是担当意识强,敢于直面矛盾。

四是亲和力,从政的时候与干部、群众打成一片,赢得口碑;从商以后,发挥到与政府、领导的关系维护上——当然这是阳光的、和谐的。对于项目落地,这事半功倍。

五是吃苦耐劳。这么多年得工作经历锻炼了我,有时早上6点半开会,有时夜里12点开会。为了项目推进,起早贪黑。到企业也要有吃苦耐劳精神,既上得了五星级酒店,也住得了边远山区项目现场的工棚。

澎湃新闻:说下新工作的主要内容?

戴荣军:我负责建设房屋、桥梁、道路等,把理想写在大地上——这是公司的一句口号。前人也说,修桥铺路,功德无量。

澎湃新闻:运作方式、盈利模式如何?

戴荣军:太平洋公共地产,是根据政府需求,由政府授权,而买地以及规划、设计、投资、建设、监理、审计、拥有、经营、管理等由企业包干,政府“拎包入住”,向企业缴纳租金。

土地是我们买的,包括办公大楼、公园、体育馆、学校、医院等公共设施是我们建的,我们收租金,将来还可能把这些公共设施打包上市。

澎湃新闻:你目前的收入、待遇怎么样?

戴荣军:现在一个月工资超过我以前一年的工资。以前一年8万元左右。

澎湃新闻:在企业,你觉得优势和不足是什么?

戴荣军:优势是年轻,还有一定时间可以折腾。不足之处是什么(转头问下属,下属开玩笑说身高)?没想过。

澎湃新闻:压力大吗?

戴荣军:大。个别公务员可以混日子,但在企业不能混日子。公务员干得好与坏,没什么严格标准,企业有效益考核。但有压力是好事,成功者都是逼出来的。

现在更忙,全国各地跑,明天(1月12日)要去湖北恩施。

解读新闻热点、呈现敏感事件、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凤凰网微信(ID:ifeng-news),欢迎关注。

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食疗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